成信网 > 小说  >  正文

安亦然顾子枫小说我曾爱你如尘埃

发布时间:2020-08-01 20:36:33 来源:成信网

《》小说主角是安亦然顾子枫,这里提供我曾爱你如尘埃安亦然顾子枫小说,我曾爱你如尘埃剧情精彩,强势推荐。我的举动丢尽了顾子枫的脸面,他生气也是当然的。因为我,他很可能失去了一个大单,此时的我只能无助的坐在车里,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一样,恢复了从前卑微的模样。

精选内容:

我的举动丢尽了顾子枫的脸面,他生气也是当然的。因为我,他很可能失去了一个大单,此时的我只能无助的坐在车里,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一样,恢复了从前卑微的模样。

“给我个理由。”顾子枫盛怒的看着我,语气之中有着风雨欲来之势。我低垂着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前方的司机沉默的开着头,对我们发生的一切都充耳不闻。

这几天一直在下雪,地面上凝结起厚厚的一层,车窗外是刚修成的一条小路,几乎看不到其他车辆。

虽然路灯开着,但是整条马路还说黑漆漆的,只有偶尔开过的轿车,会一闪而过,有着令人炫目的光。

我一直都没有回答,只是安静的坐着。

”停车!”顾子枫的声音在车内响起,不断的在我心尖回荡。他冷峻的眸子看着我:“你下去!”

司机看了看窗外,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顾先生,外面还下着雪。”

顾子枫没有回应司机,只是又对我重复了一遍:“下车!”

我紧紧的抿着唇,顾子枫的脾气我是知道的,现在我必须下车,只是我觉得委屈,想为自己解释一下。只是和他解释又有什么用呢,对我,顾子枫永远不会选择相信。

因为顾子枫说,要穿能见人的衣服,所以此刻的我,除了收腰连衣裙,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外套,我将外套扯了扯,就下了车。

“你还像从前一样,不知廉耻。”顾子枫扔下这句话,就让司机开车走了。天气很冷,我的双腿裸露在寒风之中,被吹的感觉有些麻木。

雪越来越大,大片大片的滚落下来,一点点被我的体温化开,打湿了我的外套。

我的手已经冻到没有知觉了,手机刚从口袋里拿出来,就因为无力掉到了地上,我缓缓的蹲下身子,呼出的热气在瞬间就消散了,被体温化开的雪水一滴滴的掉落到地上。天气再冷,比不过心。

通讯录被我不停的翻着,却没有一个人可以用来求救。林彦君出差去了,余珊珊我死也不会求她,而顾子枫,则是铁定不会再管我了。

顾子枫离开时的那句话,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,他说我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知廉耻。

是啊,我的的确确还和以前一样,不知廉耻的爱着他,顾子枫就是我的信仰,我永远都在不顾一切的追随着他。

任何人对他的诋毁和羞辱,都让我感到难以忍受。身边的朋友,知己,都受不了我而离开了。

林彦君问过我后不后悔,可是我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,自己酿下的果,不管多苦都要吃下去。

我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公寓的了,这条荒无人烟的道路,我一直走了四个多小时,一直到凌晨的时候,我才看见有几辆出租车开过。雪不断的下着,我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雪花,粘连在我的身上不肯离去。

一直到我快失去意识的时候,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,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,可我的心里却满是哀戚,我真的很贱,这样孤注一掷的爱着一个人,哪怕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的存在。如果就这么冻死在马路上,是不是所有的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?

到达公寓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五点,我思考了许久,还是没敢上楼。顾子枫一定不希望见到我,只是除了这个公寓,我已经不知道该去哪里了,小安我是绝对不会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的。

静静的坐在电梯旁,我把自己蜷缩起来,希望能得到一些温暖,穿着单薄的我,走了这么多的路,身体已经没有知觉了,此刻的我,饥寒交迫,再也没有一丝力气。脑袋有些晕眩,头上被王总扯过的地方,更是疼的厉害。

我趴在膝盖上睡了一会儿,感到自己被拍了拍,“安小姐,安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温热的体温传到我的手臂上,只要不是顾子枫的气息,我都本能的抗拒。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看见了小区里的保安,正一脸担忧的看着我。

踉踉跄跄的起身,我朝着保安扯出了个笑容:“没事,我只是有些低血糖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安小姐,你是不是没带钥匙,我之前看见顾先生上去了。

“谢谢你。”我感激的点了点头,脚步虚浮的上了楼。仅仅只是打过招呼的保安,都感觉到了我的可怜,忍不住来给我问候。可顾子枫,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给过我温暖。

极其缓慢的开了门,钥匙转动发出了细微的声音,高根鞋早就坏了,一瘸一拐的走了那么多路,我的脚上起了许许多多的水泡,很多地方都破了皮。

只是这样凄然的场景,居然没有让我感觉疼痛,很多时候,痛着痛着,也就习惯了,就如同我对顾子枫一样。

我小心翼翼的往客厅里走了几步,客厅里突然出现了一束火光,顾子枫手中把玩着一只打火机,他的脸在星星点点的火光下,显得有些阴暗不明。

“为什么要回来?”顾子枫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,其实他早就想和我结束这种关系,因为他想一心一意的对待余珊珊。

只是我怎么肯,又怎么舍得。当时的我告诉顾子枫,只要他不让我在他身边,我就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余珊珊。还记得当初顾子枫看我的眼神,充满着愤怒和蔑视。当时他暴怒的说:“你既然喜欢当情妇,那就当上一辈子吧。”

看着眼前的顾子枫,我咬了咬唇,一言不发。

“耳朵聋了吗,为什么不说话?”顾子枫又变的生气起来,想必他这一次,他原本的目的是想让我知难而退,逼我离开。

我怯怯的站着,顿了顿方才说道:“除了这里,我不知道该去哪儿。”

父母双亡的我,还拖着个得了心脏病的孩子,现在的顾子枫对我来说,不仅仅是一个我爱的男人,更是我孩子的命。

曾经我以为,没有顾子枫,所有的事都凭借我一个人,我也可以过的很好,可是事实并不会那样,命运从来不曾对我仁慈过。


农业人工智能 http://www.tcloudit.com/
成信网